只在此山 汲古之志 | 读邵琦先生《只在此山中》作品集

发布时间:2021-09-10   

浏览:1299

范景中

邵琦:高校教授、艺术评论人、学者画家

邵琦先生废二十年心血,锐意丹青,放其精思,时获三昧。近日裒辑英萃,命为一编,题曰:只在此山中。所谓此山者,画家欲图之而为此山,窃天地之貌形之于楮墨,非天地之山,画家之山也。殆学夫天地之山之自然之理耳。亦非柏拉图理念之山,殆学夫理念之山之常式之美耳。画家徜徉此山,读书品艺,自觉胸襟开宕,差足涤洗秦淮箫鼓之俗;此身虽是借境,而此山要非借境。

身在此境,不使片尘涴其笔端,故忘其有天地之山:山峦则北苑,山光下晕,水色浮空;林樾则叔明,虯枝弄月,飒战风力;气局则华原,深壑巨岩,万绿苍阴;格调则云林,空寂中,而日往菲薇,月来扶疏也。一片氤氲者,清渍中复尔妍古。披图倾览,恍若置身宋元山水间,绕身环佩。山水三十味,得之者殊多,似有无限琳琅逸响。此可知邵先生此画此志也。此山可在,又何恨古今人之不相及。

盖邵先生沉醉于古典世界,亦非如张承吉“因悲在朝市,终日醉醺醺”(《金山寺》),有深意在焉。李竹嬾尝论自垂象以来,文明日衰,云:“疑天地气化日薄,众生福缘日减。古者连城之璧,照乘之珠,瑰玮奇丽之物,不可复得。即如服御,秦伏陶、吉光、阿锡、空方之类,亦难经目。以至唐人所重飞刀缕雪之脍,宋所造团龙浮乳之茶,其法悉亡。近则珠池所采,率系沙砾小玑,重铢以上者,即目为瑰宝。而陶厂所借苏摩罗青,其国已告竭久矣。又如无借气化,出于人心结撰者,如《花间》、《草堂》入谱之弦索,《灵枢》、《素问》应手之针灸,鱼龙角觝偃师木鸢之神巧,弹棋格五蹴鞠之秘戏,其事不复可问。岂从此精奇妙丽日渐消蚀而不可挽耶!”

迨至今日,山水画亦复如是,颓倒荡佚,但导人躁妄。而邵先生于一线绝学中,留被氆依崖而卧明月,只在此山,汲古之志,尚矣。至于画笔之妙,不敢细论;又秃笔不花,不能为鞶帨之词。京师归途,强缀此数语;以读画不求甚解而折衷之可也。惟邵先生帡幪之。